您现在的位置: 就医网 >> 亲子乐园 >> 呵护宝贝 >> 身心健康 >> 正文
“神童”生活饱困扰:被家人强迫送往精神病院

作者王广永 张…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录入时间:2010-10-11 11:31:21

 

  患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儿童自己喜欢的事特别专注,比如电脑。记者何波摄

  “神童”们其实活得很痛苦

  本报关于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报道引起全国各界关注上百读者致电本报讲述身边“神童”故事

  不少“神童”饱受教育、药物、暴力倾向、社会歧视等严重困扰

  【核心提示】:

  2010年1月18日,本报报道一名7岁儿童小豪因患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Syndrome),记忆力超常,被人称为“神童”。该报道一出,迅速被全国各大网站转载,继而引起全国轰动。从昨天清晨至记者截稿时,来自北京、上海、吉林、湖南、湖北等全国各地的上百名读者致电本报,讲述自己身边“神童”、“天才”的动人故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孩子虽然有天分,但由于性格怪异,终不能融入常人“世界”,长期受教育、药物、暴力倾向、社会歧视等问题的严重困扰,有些“神童”甚至被家人强迫送往精神病院治疗,过着痛不欲生的生活。

 图/何波

  关注阿斯伯格综合征之二

  故事一:

  人物:小佳男20岁

  将北京地图记入脑中

  电影《雨人》讲述了一位年轻汽车商查理·巴比特与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哥哥雷蒙之间的情感故事,雷蒙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可以准确报出飞行史上所有重大空难发生的航班班次、时间、地点、原因,能迅速地数清掉落在餐厅地板上的246根牙签。他也能记得电话簿上任意一个读过的电话号码。

  昨日中午,北京一位农业部的官员王女士看到本报的报道后,立即致电本报记者,向记者讲述了同雨人有着类似经历的儿子小佳(化名)的故事。20年来,“神童”儿子的成长过程,让王女士经历从最初的兴奋到痛苦再到后来的平静的漫长历程。在小佳两岁四个月时,她发现了儿子与众不同,对音乐、唐诗、结构性的东西学得非常快,李女士给小佳买了一本厚厚的《李阳英语》,他看过一遍后,便能把整本书背下来,音调一点也不差。

  印象最深的是小佳9岁时,家人带他去北京的公园游玩,因为一时没有照顾到,他便与家人走失。当家人紧张地寻找时,他却一个人乘坐公交车,原路返回。

  随后,王女士发现小佳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不知从何时起,他已将北京的地图上每一条街道全部记在脑中。“什么时候搬家,什么时候买电视,他都能说出具体哪一天星期几”。最有趣的是,有一次小佳在学校考试时,有些题目不会做,他便不顾其他人的反应,径直站起身来,向旁边同学的试卷扫了一眼,虽然那位邻桌急忙护住试卷,但是没想到他却像“照相机”一般,已将邻桌的答案全部“印”在了脑中。

  被狗咬后落下严重心病

  因为小佳在学校里表现异常,最终在2003年退学。为了照顾小佳,父亲专门留在家中,由于没有专门的机构治疗,家人只能任其发展。

  在小佳14岁时,发生了一件意外事故。“那时,他正在外面玩,突然被邻居家的狗咬伤,虽然经过治疗,但由于他对狂犬病有一定了解,变得十分恐惧,情绪无法排解,便开始自残,不停地咬自己。”王女士称。为了治疗小佳,医院给小佳开了很多精神类药物。“这些药他一直吃了两年,虽然对他的自残行为有所控制,但也对他的大脑造成了很大伤害”。小佳的记忆力下降了很多,睡眠质量也有所下降,有时还出现抑郁。发现这些问题后,家人便停止给他服用药物。

  “现在小佳没什么事做,上上网,下载一些歌曲。快到下班时,他便坐公交车到单位门口接我。”王女士说,目前内地还没有很理想的治疗方式,“我们的困惑是,孩子有显著的特长,但却有劲没地方使。这么好的资源,不能为国家出点力,感觉浪费了!”王女士感慨道。

我要评论

[NextPage]

  故事二:

  人物:小健男18岁

  容易失控被送精神病院

  昨日下午,家在花都的杨先生哭着向本报讲述了儿子子健的故事。对于18岁的儿子,他内心有着无限的愧疚。

  1991年,杨先生的妻子生下他们爱情的结晶,给孩子起名叫子健。回忆子健小时候的事情,杨先生显得很兴奋:“他对数字特别敏感,两岁不到他便能将我电话本中的所有号码记住,一点不差,街坊邻居都说我家出了一个‘神童’。”

  但时隔不久,杨先生便发现儿子并未按照他们想象中那样去发展。“多动,一刻也不得闲。在幼儿园虽然成绩很好,但却坐不住,最终被老师退回来。”“我们将他送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孩子为品行障碍类似阿斯伯格综合征。”为控制小健的行为,家人开始给他吃镇定的精神类药物,一吃便是十几年。“只要一停药,他便行为失控,抽烟、偷东西什么坏学什么!”

  “我几次把他从派出所领回来。”最终,杨先生含泪将儿子送往精神病院治疗。[NextPage]

  故事三:

  人物:小杰男9岁

  夺全国绘画大赛一等奖

  小杰(化名)目前就读于广州某名牌小学。他从小就展现出与常人不一样的天分,记东西又快又准,但活泼多动。在他2岁半的时候,家人曾教他很多汉字,接受识字教育半年后,3岁时他仍能记得以前家人教过的汉字,当时家人都认为他是“神童”。6岁时,他被广东省中医院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

  进入小学读书后,小杰的天分展现得更明显。他上课时很少听课,喜欢钻在课桌下面,即使注意力不集中,他仍能对老师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小学一年级时,他可口算两位数乘法,此外还喜欢上了绘画,在广州市少年宫参加绘画培训班,此间连续两次夺得全国绘画大赛少年组一等奖。

  由于活泼好动,小杰经常捣乱课堂秩序,这让老师很头疼。为教育这个调皮捣蛋的学生,老师最初耐心地给他讲道理,但效果不大,孩子调皮依旧。

  “有时丢了东西,同学都会怀疑是他拿的。”妈妈冯女士很无奈。老师现在也认为小杰是班上最差的学生,小杰目前成绩波动很大,在数学题目中,他能做对最难的附加题,但做简单题目却会失误。

  为了让儿子上名牌学校,冯女士花了6万元择校费,还在学校附近买了房子,“父母很努力地帮他,老师和同学却不愿接纳他”。

  故事四:

  人物:小青女15岁

  无学校接收辍学在家

  3年间连换3所学校,田女士为女儿小青(化名)的上学问题操碎了心。前日下午她给本报打来电话,忍不住疑惑:“找个学校怎么这么难?”

  小青5岁时在珠海妇幼保健院被确诊为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在她5年级时,全家搬至广州番禺,入读某私立名校,并随后升入该校初中部。“孤僻,不会与人交流”,田女士说,女儿很少和同学一起玩耍,到了新学校后,倒是和几个韩国同学相处不错,并因此疯狂地爱上了韩语,不到1年的时间便可听懂韩语日常会话。

  小青性格孤僻、自控力较弱,因此与老师和同学的关系都不好。除语文和英语这两门语言类学科外,小青的其他科目很差,加之小青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老师和同学不愿接纳她。无奈之下,田女士只好为女儿转学。

  小青随后连换两所学校,均因性格和成绩而未长久。去年6月辍学后,田女士多方寻找,但多所学校均以“学生性格有缺陷”等借口拒绝。小青至今辍学在家。

  记者手记:

  患者家长 苦寻良方

  本报18日报道见报以来,上百名家长拨打本报热线电话,诉说自己的困惑及孩子遭遇。家长中以受过良好教育的母亲居多,她们的子女或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或有类似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症状,她们长期苦于缺乏有效的治疗办法。其中一位母亲的话代表了很多父母的心声:现在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孩子就是父母的天,如果这片天出了问题,做父母的怎么活?

  医学界早已承认,阿斯伯格综合征是一种疾病,该病给患者带来的杀伤力不亚于传统病症。父母们普遍缺乏应对此病的知识,大多数人除了病急乱投医、担惊受怕外,没有有效应对措施。在父母们看来,阿斯伯格综合征未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患者反而遭受诸多歧视。鉴于该病症的特殊情况,父母们渴望孩子的某一方面专长能得到发掘,进而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而不是累赘。

责任编辑:顾苗
相关新闻
七岁前不宜穿厚底鞋和气垫鞋
本周热点回顾
  频道热文推荐
 
  健康社区
  精品频道